<address id="pdnfl"><font id="pdnfl"></font></address>
<video id="pdnfl"></video>

    <dfn id="pdnfl"></dfn>
    <menuitem id="pdnfl"></menuitem>

        黃帝內經(jīng)

        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        Bklef.jpg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(Internal Classic,Canon of Medicine,Neiching),簡(jiǎn)稱(chēng)《內經(jīng)》, 中醫學(xué)奠基之作,現存最早的中醫理論經(jīng)典著(zhù)作。共18卷,162篇,由《素問(wèn)》與《靈樞》(各9卷)組成?!饵S帝內經(jīng)》之書(shū)名,最早見(jiàn)于劉向《七略》和班固《漢書(shū).藝文志》。這是一部托名黃帝(見(jiàn)岐黃)的著(zhù)作,撰者已難以稽考。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與《難經(jīng)》、《傷寒雜病論》、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并列的中國傳統醫學(xué)四大經(jīng)典著(zhù)作之一。它是研究人的生理學(xué)、病理學(xué)、診斷學(xué)、治療原則和藥物學(xué)的醫學(xué)巨著(zhù)。在理論上建立了中醫學(xué)上的“陰陽(yáng)五行學(xué)說(shuō)”、“脈象學(xué)說(shuō)”“藏象學(xué)說(shuō)”、“經(jīng)絡(luò )學(xué)說(shuō)”、“病因學(xué)說(shuō)”“病機學(xué)說(shuō)”、“病癥”、“診法”、論治及“養生學(xué)”、“運氣學(xué)”等學(xué)說(shuō)。其醫學(xué)理論是建立在中國古代道家理論的基礎之上的,反映了中國古代天人合一思想。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內容十分豐富,《素問(wèn)》偏重人體生理、病理、疾病治療原則原理,以及人與自然等等基本理論;《靈樞》則偏重于人體解剖、臟腑經(jīng)絡(luò )、腧穴針灸等等。二者之共同點(diǎn)均系有關(guān)問(wèn)題的理論論述,并不涉及或基本上不涉及疾病治療的具體方藥與技術(shù)。因此,它成為中國醫學(xué)發(fā)展的理論源藪,是歷代醫學(xué)家論述疾病與健康的理論依據,盡管醫學(xué)家學(xué)說(shuō)各異而有爭論但鮮有背離之者,幾乎無(wú)不求之于《內經(jīng)》而為立論之準繩。這就是現代人學(xué)習研究中醫,也必須首先攻讀《內經(jīng)》的原故。因為,若不基本掌握《內經(jīng)》之要旨,將對中醫學(xué)之各個(gè)臨床科疾病之認識、診斷、治療原則、選藥處方等等,無(wú)從理解和實(shí)施?!?/p>


        目錄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全文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包括《素問(wèn)》81篇和《靈樞》81篇,各9卷。它分別從陰陽(yáng)五行、天人相應、五運六氣、臟腑經(jīng)絡(luò )、病機、診法、治則、針灸等方面,結合當時(shí)哲學(xué)和自然科學(xué)的成就,作出了比較系統的理論概括和認識。迄今在診治學(xué)上仍具有指導意義。

        素問(wèn)

        靈樞

        視頻:曲黎敏講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

        更多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在線(xiàn)視頻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作者和成書(shū)時(shí)間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撰者已難以稽考,明代醫學(xué)家呂復認為此書(shū)“觀(guān)其意旨,殆非一時(shí)之言;及其撰述,亦非一人之手”。這個(gè)見(jiàn)解為后世醫家所廣泛認可。著(zhù)述年代則有幾種說(shuō)法,但多數學(xué)者認為,此書(shū)的基本內容成于戰國后期;迄于漢代,陸續有所補訂。而《素問(wèn)》所佚缺之《天元紀大論》、《五常政大論》等7篇大論,系唐代王冰注釋《黃帝內經(jīng)素問(wèn)》時(shí)予以補入,補入后成為唐以后所見(jiàn)之全帙。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內容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以黃帝、岐伯等問(wèn)答的形式寫(xiě)成。原書(shū)十八卷。醫圣張仲景“撰用素問(wèn)、九卷、八十一難……為傷寒雜病論”,晉皇甫謐撰《針灸甲乙經(jīng)》時(shí),稱(chēng)“今有針經(jīng)九卷、素問(wèn)九卷,二九十八卷,即內經(jīng)也”,《九卷》在唐王冰時(shí)稱(chēng)之為《靈樞》。至宋,史嵩獻家藏《靈樞經(jīng)》并予刊行。由此可知,《九卷》、《針經(jīng)》、《靈樞》實(shí)則一書(shū)而多名。宋之后,《素問(wèn)》、《靈樞》始成為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組成的兩大部分。

        《內經(jīng)》具有比較完整的理論體系,舉凡人與自然、攝生、防病、生理、臟腑、經(jīng)絡(luò )、病證、診斷治療、中藥、方劑、針刺灸熨、導引、按撟,以及五運六氣等等學(xué)說(shuō)莫不賅備,堪稱(chēng)中醫理論的淵源,歷代醫家均將其奉為圭臬。除醫學(xué)理論外,又廣泛涉及到天文、地理、氣象、物候、歷算、哲學(xué)等許多方面,因此有人把它說(shuō)成中國先秦時(shí)代的百科全書(shū)。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繼承了“氣一元論”的哲學(xué)思想,其樸素唯物論和辯證法思想發(fā)展并豐富了《內經(jīng)》以前的古代哲學(xué)。

        《素問(wèn)》自“上古天真論”、“四氣調神篇”至“解精微論”(共81篇),《靈樞》(又名《靈樞經(jīng)》)自“九針十二原”、“本輸”至“癰疽”篇(亦為81篇),內容大致包括攝生(養生、預防)、陰陽(yáng)、藏象(臟腑生理、病理反映,并包括五臟六腑、“奇恒之腑”之功能)、經(jīng)絡(luò )(十二經(jīng)、奇經(jīng)八脈)、論治(包括治則和治法,治法如針、砭、灸、湯藥、藥酒、按摩、氣功、溫熨及貼藥等外法)、藥性理論、運氣學(xué)說(shuō)等。這些論述不僅奠定了中醫學(xué)理論基礎,對后世臨床醫學(xué)的發(fā)展也起到了關(guān)鍵作用。此書(shū)從總體上反映了戰國到秦漢這一歷史時(shí)期眾多醫家所積累和總結的學(xué)術(shù)經(jīng)驗,以及當時(shí)的醫學(xué)水平?!秲冉?jīng)》所貫串的統一整體觀(guān)、發(fā)展變化觀(guān)和恒動(dòng)觀(guān)等具有樸素唯物論和辨證法觀(guān)點(diǎn)的學(xué)術(shù)思想,構成了中醫學(xué)的特色。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版本和注解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,流傳甚廣,傳本也較多。原書(shū)18卷。其中9卷名《素問(wèn)》;另外9卷無(wú)書(shū)名,漢晉時(shí)被稱(chēng)為《九卷》或《針經(jīng)》,唐以后被稱(chēng)為《靈樞》,非一人一時(shí)作,主要部分形成于戰國至東漢時(shí)期。每部分各為81篇,共162篇?!端貑?wèn)》主要論述了自然界變化的規律、人與自然的關(guān)系等;《靈樞》的核心內容為臟腑經(jīng)絡(luò )學(xué)說(shuō)。

        《內經(jīng)》現存最早為元刻本,另有宋刻、明刻互配本、明清刻本及日本刻本等?!端貑?wèn)》(王冰注本)有明代嘉靖年間翻宋刻本;《四庫叢刊》本等,《靈樞》有元刊本(殘本)、明清刻本(以明趙府居敬堂刻本尤為著(zhù)名)等。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后,《內經(jīng)》之《素問(wèn)》、《靈樞》曾多次出版影印本和排印本,另有注本、語(yǔ)譯本和校釋本。

        《素問(wèn)》

        參看:素問(wèn)
        《素問(wèn)》,在漢魏、六朝、隋唐各代皆有不同傳本。為張仲景、王叔和、孫思邈、王燾等在其著(zhù)作中所引用。主要有:(1)齊梁間(公元6世紀)全元起注本,是最早的注本,但當時(shí)其中的第六卷已亡佚,實(shí)際只有八卷。這個(gè)傳本先后被唐王冰、宋林億等所引用,至南宋以后失傳。(2)唐、王冰注本,唐寶應元年(762年),王冰以全元起注本為底本注《素問(wèn)》,將已亡佚的第七卷,以自稱(chēng)得自其師秘藏的七篇“大論”補入,到北宋嘉佑、治平(1057~1067)年間,設校正醫書(shū)局,林億等人在王冰注本的基礎上進(jìn)行???,定名為《重廣補注黃帝內經(jīng)素問(wèn)》,雕版刊行,而定型。

        《靈樞》

        參看:靈樞
        《靈樞》,亦稱(chēng)《九卷》、《針經(jīng)》、《九靈》、《九墟》等。漢魏以后,由于長(cháng)期抄傳出現多種不同名稱(chēng)的傳本。唐.王冰所引用古本《針經(jīng)》傳本佚文與古本《靈樞》傳本佚文基本相同,說(shuō)明為一共同的祖本。但與南宋史崧發(fā)現的《靈樞》傳本(即現存《靈樞》傳本)則不盡相同。史載北宋有高麗獻《針經(jīng)》鏤版刊行,今無(wú)書(shū)可證。至南宋初期?!鹅`樞》和《針經(jīng)》各種傳本均失傳。紹興二十五年(1155年),史崧半其家藏《靈樞》九卷八十一篇重新校正,擴展為二十四卷,附加音釋?zhuān)U版刊行。至此,《靈樞》傳本基本定型,取代各種傳本,而一再印行,流傳至今。

        《黃帝太素》

        參看:黃帝內經(jīng)太素
        《黃帝太素》是流傳下來(lái)的另一種《內經(jīng)》古傳本。隋.楊上善對《黃帝太素》又進(jìn)行了整理和注釋?zhuān)麨椤?a href="/w/%E9%BB%84%E5%B8%9D%E5%86%85%E7%BB%8F%E5%A4%AA%E7%B4%A0" title="黃帝內經(jīng)太素">黃帝內經(jīng)太素》。由原來(lái)的二十卷擴為三十卷,但迄今只存二十五卷。

        《甲乙經(jīng)》

        參看:針灸甲乙經(jīng)
        皇甫謐所撰《甲乙經(jīng)》一書(shū)就是將《素問(wèn)》、《針經(jīng)》和《明堂孔穴針灸治要》三書(shū)合編而成,因此也應作為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又一古傳本。

        注釋版本

        后世醫家十分重視對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學(xué)習與研究。除上述外,還有許多注釋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醫家?,F知《素問(wèn)》首注本為梁代全元起之《內經(jīng)訓解》,惜已散佚不存。唐代王冰吸取全氏注文結合個(gè)人心得,將《素問(wèn)》予以編次注釋?zhuān)⒀a入有關(guān)運氣論述為主的7篇大論,是為現存最早之全注本?!鹅`樞》首注本則為明代馬蒔所編《靈樞注證發(fā)微》(1580)。歷代醫家注釋、研究《內經(jīng)》較有成就者及其著(zhù)作(現存本者)簡(jiǎn)列于下。

        1. ??薄秲冉?jīng)》:主要有宋代林億《新校正》;清代胡澍《素問(wèn)校義》,俞樾《讀書(shū)余》,顧觀(guān)光《素問(wèn)??庇洝?、《靈樞??庇洝?,沈祖綿《讀素問(wèn)臆斷》,馮承熙《校余偶識》,江有誥《先秦韻讀》等。
        2. 注釋《內經(jīng)》:如唐代王冰《黃帝內經(jīng)素問(wèn)》;明代吳崑《素問(wèn)吳注》,馬蒔《素問(wèn)注證發(fā)微》、《靈樞注證發(fā)微》;清代張志聰素問(wèn)集注》、《靈樞集注》,高世栻素問(wèn)直解》,張琦《素問(wèn)釋義》等。
        3. 分類(lèi)研究《內經(jīng)》:如隋唐之際楊上善黃帝內經(jīng)太素》(兼注釋);元代滑壽讀素問(wèn)鈔》;明代張景岳《類(lèi)經(jīng)》(兼注釋)、《類(lèi)經(jīng)圖翼》、《類(lèi)經(jīng)附翼》,李中梓內經(jīng)知要》;清代汪昂素問(wèn)靈樞類(lèi)纂約注》,沈又彭醫經(jīng)讀》,黃元御素問(wèn)懸解》等。
        4. 專(zhuān)題發(fā)揮《內經(jīng)》:如《難經(jīng)》;晉代皇甫謐針灸甲乙經(jīng)》;宋代駱龍吉內經(jīng)拾遺方論》,劉溫舒素問(wèn)入式運氣論奧》;金代劉河間宣明論方》、《素問(wèn)病機氣宜保命集》等。

        古代關(guān)于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研究著(zhù)作

        Bkleh.jpg


        黃帝內經(jīng)素問(wèn)吳注 (清)吳昆 著(zhù);孫國中 點(diǎn)校

        黃帝內經(jīng)素問(wèn)直解 (清)高士宗、吳昆 著(zhù);孫國中 點(diǎn)校

        黃帝內經(jīng)素問(wèn)集注 (清)張志聰 著(zhù);孫國中 點(diǎn)校

        黃帝內經(jīng)素問(wèn)注證發(fā)微 (明)馬蒔 著(zhù);孫國中、方向紅點(diǎn)校

        重廣補注黃帝內經(jīng)素問(wèn) (清)薛富辰批閱句讀;孫國中點(diǎn)校

        類(lèi)經(jīng)——黃帝內經(jīng)分類(lèi)解析(上中下) (明)張介賓著(zhù)

        靈樞懸解 (清)黃元御 著(zhù)

        黃帝內經(jīng)太素新校正 (唐)楊善上撰著(zhù);錢(qián)超塵、李云校正

        黃帝內經(jīng)靈樞集注 (清)張志聰 著(zhù)

        黃帝內經(jīng)?靈樞注證發(fā)微 (明)馬蒔 著(zhù);孫國中、方向紅點(diǎn)校

        素問(wèn)懸解 (清)黃元御 原著(zhù);孫中國、方向紅 點(diǎn)校

        Bkleg.jpg


        《內經(jīng)》的書(shū)名

        關(guān)于《內經(jīng)》之書(shū)名,明代張景岳認為:“內者,性命之道;經(jīng)者,載道之書(shū)。平素所講問(wèn),是謂《素問(wèn)》?!睂τ凇鹅`樞》的涵義,他認為此書(shū)所論為“神靈之樞要”,顯示其重要性。其他一些著(zhù)作也有類(lèi)似的釋文。如明代吳崑說(shuō):“五內陰陽(yáng),謂之內;萬(wàn)世宗法,謂之經(jīng)?!泵鞔?a href="/w/%E9%A9%AC%E8%8E%B3" title="馬蒔">馬蒔認為《素問(wèn)》系黃帝與岐伯、鬼臾區等六臣“平素問(wèn)答之書(shū)”。也有人認為《內經(jīng)》書(shū)名別無(wú)深意,《漢書(shū).藝文志》另有《外經(jīng)》書(shū)名(書(shū)已佚),內與外只是相對而言。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在國外的影響

        在中國醫學(xué)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中,《內經(jīng)》在學(xué)術(shù)理論方面起到無(wú)可爭議的主導作用,并有十分深廣的國際影響。在古代,日本、朝鮮、越南等國均將《內經(jīng)》作為主要的醫學(xué)經(jīng)典著(zhù)作。日本國最早的醫事法令“大寶令”中就將《素問(wèn)》、《黃帝針經(jīng)》(即《靈樞》)列為醫學(xué)生必讀書(shū)目?,F日本還保存有1699年竹中通庵集注的《素問(wèn)要》(9卷)、《靈樞要》(8卷),1854年喜多村直寬所注《黃帝內經(jīng)講義》(12卷),1806年丹波元簡(jiǎn)的《素問(wèn)識》、《靈樞識》,以及1846年丹波元堅的《素問(wèn)紹識》等,均有較高的學(xué)術(shù)水平。朝鮮于1291年曾派使者來(lái)華送還若干種古醫書(shū),其中就有《黃帝針經(jīng)》、《黃帝太素》等;1136年頒布醫事制度,亦將《素問(wèn)》、《針經(jīng)》列入必修書(shū)目。越南黎有卓所撰《海上醫宗心領(lǐng)全帙》,刊于1879~1885年,也是節抄、注釋《內經(jīng)》的綜合性醫學(xué)著(zhù)作。近現代歐美國家已有《內經(jīng)》部分卷、篇之譯作,并開(kāi)始重視對此書(shū)的理論研究。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傳說(shuō)

        十八卷的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,從遠古時(shí)代一直到今,而三十七卷的《黃帝外經(jīng)》,則可能永遠失傳了。但是,關(guān)于它的民間傳說(shuō),還是相當豐富和十分有趣的了。

        相傳黃帝時(shí)期出現了三位名醫,除了雷公和岐伯兩人外,名氣最大的是俞跗(fù)。他的醫道非常高明。特別是在外科手術(shù)方面很有經(jīng)驗。據說(shuō),他治病一般不用湯藥、石針按摩。而是診斷清楚病因后,除非要做手術(shù)時(shí)就用刀子劃開(kāi)皮膚,解剖肌肉,結扎。傳說(shuō)有一次,俞跗在過(guò)河時(shí),發(fā)現一個(gè)掉河里淹死了的女人被幾個(gè)人打撈出來(lái)準備埋葬,俞跗擋住他們詢(xún)問(wèn)死者掉進(jìn)水里多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。抬尸體的人說(shuō),剛掉進(jìn)水里,撈上來(lái)就斷氣了。俞跗讓他們把尸體放在地上,先是摸了摸死者的脈搏,又看了看死者的眼睛,然后又讓人找來(lái)一條草繩,把死者雙腳捆綁好,倒吊在樹(shù)上。開(kāi)始大家都不理解俞跗為什么要這樣做。死者剛一吊起,就大口大口地往外吐水,直到不吐時(shí),俞跗才叫人慢慢將死者解下來(lái),仰面朝天放在地上,雙手在死者的胸脯上一壓一放。最后他拔掉自己的幾根頭發(fā),放在死者鼻孔上觀(guān)察了一陣,發(fā)現發(fā)絲緩緩地動(dòng)了動(dòng),才放心地對死者家里人說(shuō):“她活過(guò)來(lái)了,抬回家好好調養吧!”

        在俞跗晚年的時(shí)候,黃帝派倉頡、雷公、岐伯三人,用了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,把俞跗的醫術(shù)整理出來(lái),纂成卷目,然而,還沒(méi)有來(lái)得及公布于眾,倉頡就去世了。后來(lái),俞跗的兒子俞執,把這本書(shū)帶回來(lái)交給父親修訂。不幸全家遭到了大火,房屋、醫書(shū)和俞跗、俞執全家人,一起化為灰燼。這也許是《黃帝外經(jīng)》失傳,至今沒(méi)有找到的原因吧!

        《漢書(shū).藝文志》記載醫家經(jīng)典十一家今僅存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一家,原因待考。其中失傳的包括黃帝外經(jīng)。從《漢書(shū).藝文志》記載的“七經(jīng)”來(lái)看,當時(shí)與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并存的,還有《黃帝外經(jīng)》、《扁鵲內經(jīng)》、《扁鵲外經(jīng)》、《白氏內經(jīng)》、《白氏外經(jīng)》和《旁篇》?!  ?/p>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學(xué)術(shù)思想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學(xué)術(shù)思想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接受了我國古代唯物的氣一元論的哲學(xué)思想,將人看作整個(gè)物質(zhì)世界的一部分,宇宙萬(wàn)物皆是由其原初物質(zhì)“氣”形成的。在“人與天地相參”、“與日月相應”的觀(guān)念指導下,將人與自然緊密地聯(lián)系在一起。人的一切正常的生理活動(dòng)和病理變化與整個(gè)自然界是息息相關(guān)的。為了進(jìn)一步明確這一點(diǎn),擬從以下幾方面加以闡述:  

        (1). "氣"是宇宙萬(wàn)物的本原

        如同老子所說(shuō):“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寂兮寥兮,獨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為天下母”,“道之為物,惟恍惟惚”,“其上不皎,其下不昧”,“視之不見(jiàn)名曰夷,聽(tīng)之不聞名曰希,搏之不得名曰微”,這都是在說(shuō)構成世界的原初物質(zhì)——形而上者的“道”。宋钘、尹文將這種原初物質(zhì)稱(chēng)之為“氣”?!饵S帝內經(jīng)》受這些學(xué)說(shuō)的影響,也認為“氣”是宇宙萬(wàn)物的本原。在天地未形成之先便有了氣,充滿(mǎn)太虛而運行不止,然后才生成宇宙萬(wàn)物。如《天元紀大論》:“臣積(稽)考《太始天元冊》文曰:“太虛寥廓,肇基化元,萬(wàn)物資始,五運終天。布氣真靈,珝統坤元,九星懸朗,七曜周旋。曰陰曰陽(yáng),曰柔曰剛,幽顯既位,寒暑弛張,生生化化,品物咸章?!边@其實(shí)是揭示天體演化及生物發(fā)生等自然法則。在宇宙形成之先,就是太虛。太虛之中充滿(mǎn)著(zhù)本元之氣,這些氣便是天地萬(wàn)物化生的開(kāi)始。由于氣的運動(dòng),從此便有了星河、七曜,有了陰陽(yáng)寒暑,有了萬(wàn)物。陰陽(yáng)五行的運動(dòng),總統著(zhù)大地的運動(dòng)變化和萬(wàn)物的發(fā)生與發(fā)展?! ?/p>

        (2). 人與自然的關(guān)系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認為人與自然息息相關(guān),是相參相應的。自然界的運動(dòng)變化無(wú)時(shí)無(wú)刻不對人體發(fā)生影響?!端貑?wèn).寶命全形論》說(shuō):“人以天地之氣生,四時(shí)法成”。這是說(shuō)人和宇宙萬(wàn)物一樣,是稟受天地之氣而生、按照四時(shí)的法則而生長(cháng)的,所以《素問(wèn).四氣調神大論》說(shuō):“夫四時(shí)陰陽(yáng)者,萬(wàn)物之根本也。所以圣人春夏養陽(yáng),秋冬養陰,以從其根,故與萬(wàn)物沉浮于生長(cháng)之門(mén)。逆其根,則伐其本,壞其真矣?!薄端貑?wèn).陰陽(yáng)應象大論》也說(shuō):“天有四時(shí)行,以生長(cháng)收藏,以生寒暑燥濕風(fēng);人有五臟化五氣,以生喜怒悲憂(yōu)恐?!比松斓刂g,人必須要依賴(lài)天地陰陽(yáng)二氣的運動(dòng)和滋養才能生存,正如《素問(wèn).六節藏象論》所說(shuō):“天食人以五氣,地食人以五味。五氣入鼻,藏于心肺,上使五色修明,音聲能彰。五味入口,藏于腸胃,味有所藏,以養五臟氣。氣和而生,津液相成,神乃自生?!?/p>

        人體的內環(huán)境必須與自然界這個(gè)外環(huán)境相協(xié)調、相一致。這就要求人對自然要有很強的適應性。比如《靈樞.五癃津液別》說(shuō):“天暑衣厚則腠理開(kāi),故汗出?!旌畡t腠理閉,氣濕不行,水下留于膀胱,則為溺與氣?!?/p>

        這明顯是水液代謝方面對外環(huán)境的適應。人的脈象表現為春弦、夏洪、秋毛、冬石,同樣是由于人體氣血對春夏秋冬不同氣候變化所做出的適應性反應,以此達到與外環(huán)境的協(xié)調統一。如果人們違背了春生夏長(cháng)秋收冬藏的養生之道,就有可能產(chǎn)生病變。如《素問(wèn).四氣調神大論》說(shuō):“逆春氣,則少陽(yáng)不生,肝氣內變;逆夏氣,則太陽(yáng)不長(cháng),心氣內洞;逆秋氣,則太陽(yáng)不收,肺氣焦滿(mǎn);逆冬氣,則少陰不藏,腎氣獨沉?!本褪且蝗諆?、日夜之間,人體也會(huì )隨天陽(yáng)之氣的盛衰而相應變化。如果違反了客觀(guān)規律,也會(huì )受到損害。如《素問(wèn).生氣通天論》說(shuō):“故陽(yáng)氣者,一日而主外,平旦人氣生,日中而陽(yáng)氣隆,日西而陽(yáng)氣已虛,氣門(mén)乃閉。是故暮而收拒,無(wú)擾筋骨,無(wú)見(jiàn)霧露,反此三時(shí),形乃困薄?!?/p>

        人與自然這種相參相應的關(guān)系在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中是隨處可見(jiàn)的。無(wú)論是生理還是病理,無(wú)論是養生預防還是診斷與治療,都離不開(kāi)這種理論的指導?! ?/p>

        (3). 人是陰陽(yáng)對立的統一體

        人是陰陽(yáng)對立的統一體,這在生命開(kāi)始時(shí)已經(jīng)決定了?!端貑?wèn).生氣通天論》說(shuō):“生之本,本于陰陽(yáng)?!本哂猩Φ母改钢噫?,也就是陰陽(yáng)二氣相媾,形成了生命體。誠如《靈樞.決氣》所說(shuō):“兩神相搏,合而成形,常先身生,是謂精?!鄙w形成之后,陰陽(yáng)二氣存在于其中,互為存在的條件。相互聯(lián)系、相互資生、相互轉化,又相互斗爭。如《素問(wèn).陰陽(yáng)應象大論》所說(shuō):“陰在內,陽(yáng)之守也;陽(yáng)在外,陰之使也?!薄端貑?wèn).生氣通天論》說(shuō):“陰者,藏精而起亟也,陽(yáng)者,衛外而為固也?!边@兩句話(huà)精辟地解釋了人體陰陽(yáng)的對立統一關(guān)系。

        從人體的組織結構上看,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把人體看成是各個(gè)層次的陰陽(yáng)對立統一體?!端貑?wèn).金匱真言論》說(shuō):“夫言人之陰陽(yáng),則外為陽(yáng),內為陰;言人身之陰陽(yáng),則背為陽(yáng),腹為陰;言人身之臟腑中陰陽(yáng),則臟者為陰,腑者為陽(yáng)……故背為陽(yáng),陰中之陽(yáng),心也;背為陽(yáng),陽(yáng)中之陰,肺也;腹為陰,陰中之陰,腎也;腹為陰,陰中之至陰,脾也?!薄饵S帝內經(jīng)》還把每一臟、每一腑再分出陰陽(yáng)。從而使每一層次,無(wú)論整體與局部、組織結構與生理功能都形成陰陽(yáng)的對立統一,所以說(shuō)人是陰陽(yáng)的對立統一體。

        (4). 人體是肝心脾肺腎五大系統的協(xié)調統一體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所說(shuō)的五臟,實(shí)際上是指以肝心脾肺腎為核心的五大系統。

        以心為例:心居胸中,為陽(yáng)中之太陽(yáng),通于夏氣,主神明,主血脈,心合小腸,生血、榮色,其華在面,藏脈、舍神、開(kāi)竅于舌、在志為喜。在談心的生理、病理時(shí),至少要從以上諸方面系統地加以考慮才不至于失之片面。因此可以每一臟都是一大系統,五大系統通過(guò)經(jīng)絡(luò )氣血聯(lián)系在一起,構成一個(gè)統一體。這五大系統又按五行生克制化規律相互協(xié)調、資生和抑制,在相對穩態(tài)的情況下,各系統按其固有的規律從事各種生命活動(dòng)。

        Bklen.jpg

          

        (5).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生命觀(guān)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否定超自然、超物質(zhì)的上帝的存在,認識到生命現象來(lái)源于生命體自身的矛盾運動(dòng)。認為陰陽(yáng)二氣是萬(wàn)物的胎始?!端貑?wèn).陰陽(yáng)應象大論》說(shuō):“陰陽(yáng)者,萬(wàn)物之能(讀如胎)始也?!睂φ麄€(gè)生物界,則曰:天地氣交,萬(wàn)物華實(shí);又曰:天地合氣,命之曰人。陰陽(yáng)二氣是永恒運動(dòng)的,其基本方式就是升降出入?!端貑?wèn).六微旨大論》說(shuō):“出入廢,則神機化滅;升降息,則氣立孤危。故非出入,則無(wú)以生長(cháng)壯老已;非升降則無(wú)以生長(cháng)化收藏。是以生降出入,無(wú)器不有?!薄饵S帝內經(jīng)》把精看成是構成生命體的基本物質(zhì),也是生命的原動(dòng)力?!鹅`樞.本神》說(shuō):“生之來(lái)謂之精,兩精相搏謂之神”。在《靈樞.經(jīng)脈》還描繪了胚胎生命的發(fā)展過(guò)程:“人始生,先成精,精成而腦髓生。骨為干,脈為營(yíng),筋為剛,肉為墻,皮膚堅而毛發(fā)長(cháng)”。這種對生命物質(zhì)屬性和胚胎發(fā)育的認識是基本正確的?! ?/p>

        (6).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形神統一觀(guān)

        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對于形體與精神的辯證統一關(guān)系做出了的說(shuō)明,指出精神統一于形體,精神是由形體產(chǎn)生出來(lái)的生命運動(dòng)。如《靈樞.邪氣臟腑病形》說(shuō):“十二經(jīng)脈、三百絡(luò ),其氣血皆上于面而走空竅,其精陽(yáng)氣上走于目而為睛(視),其別氣走于耳而為聽(tīng),其宗氣上出于鼻而為臭,其濁氣出于胃走唇舌而為味?!边@就將視聽(tīng)嗅味等感覺(jué)認為是由于氣血津液注于各孔竅而產(chǎn)生的生理功能。對于高級神經(jīng)中樞支配的思維活動(dòng)也做出了唯物主義解釋?!鹅`樞.本神》說(shuō):“故生之來(lái)謂之精,兩精相搏謂之神,隨神往來(lái)者謂之魂,并精出入者謂之魄。所以任物者謂之心,心之所憶謂之意,意之所存謂之志,因志而存變謂之思,因思而遠慕謂之慮,因慮而處物謂之智?!?/p>

        如此描寫(xiě)人的思維活動(dòng)基本上是正確的。在先秦諸子中對神以及形神關(guān)系的認識,沒(méi)有哪一家比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的認識更清楚、更接近科學(xué)。關(guān)于形神必須統一、必須相得的論述頗多,如《靈樞.天年》:“神氣舍心,魂魄畢具,乃成為人?!庇帧端貑?wèn).上古天真論》:“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”。如果形神不統一、不相得,人就得死。如《素問(wèn).湯液醪醴》:“形弊血盡……神不使也?!庇帧端貑?wèn).逆調論》:“人身與志不相有,曰死?!薄饵S帝內經(jīng)》這種形神統一觀(guān)點(diǎn)對我國古代哲學(xué)是有很大貢獻的?! ?/p>

        黃帝內經(jīng)古今注解書(shū)目

        站外資源

        醫學(xué)電子書(shū) -- 700多本醫學(xué)電子書(shū)閱讀和下載。

        關(guān)于“黃帝內經(jīng)”的留言: Feed-icon.png 訂閱討論RSS

        給黃帝內經(jīng)條目的留言

        --114.26.96.69 2014年2月6日 (四) 23:58 (CST)

        留言:靈樞篇極多重文,諸多與本文不符

        給黃帝內經(jīng)條目的留言

        --101.251.1.230 2016年9月1日 (四) 16:41 (CST)

        留言: 有誰(shuí)知道逍遙子是何時(shí)良醫?

        添加留言

        更多醫學(xué)百科條目

        個(gè)人工具
        名字空間
        動(dòng)作
        導航
        推薦工具
        功能菜單
        工具箱
        欧美一级免费欧美精品,91久久精品午夜一区二区,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站,国产中文在线观看

        <address id="pdnfl"><font id="pdnfl"></font></address>
        <video id="pdnfl"></video>

          <dfn id="pdnfl"></dfn>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pdnfl"></menuitem>